所以说

2020-01-19 21:07

姚明:篮球和足球发展模式不完全一致,但也有相近的地方,如果足球可以改革成功,当然篮球也可借鉴。不过,足球改革意见到目前为止只有个纲要化的东西,细则还没有看到,我作为体育人也很关心。

姚明:取消赛事审批是手段不是目的,目的是在政府工作报告说的发展体育产业,使得体育产业在2025年达到5万亿的规模。我更大的目标是,让5亿的体育消费者身体健康,大家都锻炼起来。目前,一方面体育场馆和设施不够,平均每人只有1.46平方米,希望中国将来达到人均2平方米,这需要建设。另外一方面,很多体育场馆空置空闲,这就要加强管理。

我认为,协会和行政脱离是一个很大的改革方向,而且也是关系到取消赛事审批是否可以落地的关键。取消赛事行政审批取消的是行政权力,但没有取消公司对赛事的运营管理权力,也没有取消社团对赛事的管理权。我们现在很大的问题是一套人马几块牌子,既是行政又是社团又是企业,虽然取消了行政权,但这些人同样还管着社团管着联赛,那这样的话你懂的。所以说,管办分离、政企分开、政社分开非常关键。

此外,我的提案这么快被接受并不是说提案写得好,而是国务院领导本身已经意识到社会对体育的需求,他们已经经过了很多调研论证,正好我这份提案赶上了。6个月这么快的时间就能被采纳,我自己都感觉到很惊讶。

记者:足球改革意见已出台,您认为这对篮球是否有借鉴意义?您怎么看这份改革意见?

姚明:好的提案未必一年之内就能做好,不要斤斤计较今年有没有提案,重要的是质量高不高。除了自己调研以外,各方面沟通也很重要。比如我们和教育局是有沟通的,也形成了共识。提案要接地气,仅仅坐在办公室里写确实是挺难的。“双周会”的恢复对政协特别有意义,大家不会都赶在两会集中提提案,不至于把提案淹没掉。

记者:您去年提的改体育赛事审批制为备案制建议得到采纳,您说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,后面还有其他打算吗?